2021-11-25

Imagine there's no class

年纪越大越会意识到这一点:人最终会死。不仅仅自己有一天会死,那些比自己年纪大的人,更有可能先自己一步离开这个世界。想到这一点,许多别的事情都不再重要。

生命是一个奇迹,一个生命的诞生,其概率小到简直可以忽略。而每个人只活一次,当然,每个动物或是植物,也只活一次,幸运的人,人位于食物链的顶端。

如果一个人一生劳累,大概算不上活出了生命的意义,如果一个人一生追逐金钱,并执迷于此,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人只活一次。

把别人当成一个人,和自己一样只活一样的人,是能给予别人最大的尊重,我一直到了年纪很大才懂得这个道理。一个人即使贫穷,即使缺乏教育,他也和我一样,只活一次。他也必定有不顾一切把他的生命带来这个世上的父母,也许他们的父母无法给自己的孩子物质更丰富的生活,或是良好的教育,但他们也只活一次。

然而这宝贵的只有一次的生命,却难免被异化。当我说生命宝贵时,差点脱口而出“金子般”的生命,这就是异化的证明。与宝贵的生命相比,没有生命的金子只不过是一堆金属,它也许可以一直存在,但又有什么意义?生命有限,正是它的宝贵之处。生命是根本,耗尽毕生追逐金钱,是舍本逐末。

这些都仅有一次的生命,却依靠与生命相比丝毫算不上宝贵的金子,被分出了三六九等。虽然金钱并非异化的单一原因,人们也会被权力或是工作异化,不过金钱确实是根源,那些执迷于权力或是工作的人,往往也最终为了钱。

我家曾经养过一只德国牧羊犬,再丢失它许久以后,我才知道它并非纯种的德国牧羊犬。为什么人们喜欢纯种的狗?因为更值钱。然而我的那只狗,给我再多钱,我都不愿意交换。它是独一无二的,像别的狗一样,它们都只活一次。

处于工作年龄的人们,往往要不停“打磨”自己的简历,从而能让自己在就业市场上卖个好价钱。那些潜在的雇主们,则像挑选动物一样,挑选着未来的员工。那些有可能为雇主带来更多金钱回报的,更有可能获得挑选。

人们忙于挤地铁上下班,工作战战兢兢,以期待自己能卖个更好的价钱,期待有一天可以攒足够多的钱,有一天自己也成为雇主,像挑选动物一样挑选雇员。也有可能这一梦想无法实现,于是一直忙忙碌碌地工作到退休——这可能是奢望,一个人在退休前的一二十年,对于雇主来说已经没有价值。

他们也只活一次,却把生命耗费在了想方设法地提高自己的“价值”方面。这也是金钱对于人的异化。

我期待的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,因为我知道,每个人都和我一样,只活一次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